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即使美国不减税,我们也需要减税

  对于广受关注的美国税改,叶檀认为,这是全球范围内经济领域的“军备竞赛”,“减税政策必将使美国成为全球税收洼地,企业、资金、人才回流美国,这是大趋势。在以往的静态平衡中,中国制造企业已经不占优势,现在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又打破平衡,争相减税。如果中国跟着不采取行动,在下一个静态平衡中,中国企业必然处于劣势。”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该怎么办?“全世界都采取实际行动降低税负,难道咱们蒙着眼睛假装看不到,特立独行?”叶檀认为,从当前中国企业的税负来看,即便美国不减税,中国也需要给企业减税。
  世界银行《世界纳税指数2017》报告显示,中国宏观税负高达68%,远超过大部分发达国家。相比之下,德国总税率为48.9%,美国总税率为44%,英国总税率为30.9%。而由于统计口径和计算方法不同,许多人测算出的中国实际宏观税负没那么高,在30%—40%,既低于美国、日本和德国等发达国家,又低于韩国、巴西和俄罗斯等国,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属于偏低水平。
  然而,无论怎么算,中国企业对税负苦不堪言的感受是真真切切的。中国企业总税率,即企业实际应缴税费在利润中的占比在2015年高达67.8%,不仅高于主要发达国家,也显著高于印度、墨西哥以及东南亚等主要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华创证券根据上市公司数据估算的制造业各行业总税率也多数处于50%以上的高位,部分行业甚至高达80%。
  让中国企业痛苦的还有劳动力成本的迅速上升、劳动生产率的低下等等。而人工、物流成本、税收成本的背后,显示的是制度成本太高导致的效率低下,以及信息筛选成本太高导致的错误决策。叶檀认为,解决这些问题,才能留住踏实肯干的企业家,“这些有底线、有能力的企业家,是中国经济的基石。这些问题如果不改,中国制造业在全球范围内竞争力会越来越小”。
“总得需要有人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该怎么办”
  拥有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的她,为何要作财经评论和研究?对于这个问题,叶檀自己说:“我有一个根深蒂固的价值观:经济不好,什么都不好;没有经济的民族,是没有一切的民族。投资者的利益如何保证,经济利益如何分割,所有的种种牵涉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如果这是一个好的博弈平台,是可以推而广之的。个人民主思想的发端可以从个人利益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