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28岁销售经理猝死在新车上

  当天下午,李同平去找另一位朋友敖先生,其在沙井新桥汽配城做汽车装饰。敖先生回忆,当时李同平去旁边停车,等了十多分钟,敖先生还没见他回来,然后他就听人说李同平不行了。赶到时,敖先生看到李同平趴在方向盘上,车还没有熄火。他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但救护车到达时李同平已无呼吸脉搏。
 
  事发前李同平并无异常。宝安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显示,李同平的死亡原因系排除机械性暴力死。在120急救出具的一份《深圳市院前死亡患者现场情况记录表》中,勾选了“60岁以下猝死”一项。
 
  李同平的哥哥李赢平同样从事酒店销售工作,他认为弟弟猝死与工作性质有关,“基本凌晨一两点钟还在工作”。“他应该是劳累过度”,朋友米先生说,自己和李同平玩得比较好,“他平时比较忙,电话又多,做事也是尽心尽力地去做。”12月12日,李同平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新闻,新闻讲述了一位成都小伙经常熬夜加班突发脑溢血,29岁的李同平发了三个吃惊的表情。
 
  此前,他还发过一个关于销售的段子:一个销售,两片嘴唇,三餐不定,只为四季有单,拼得五脏俱损,六神无主,仍然七点起床,八点出发,晚上十点未返,不知辛苦。“吃饭要快速回复,走路要快速回复,开车停下来要快速回复,睡觉醒来要快速回复,还要不停解答客户各种疑问”,李同平曾如此形容做酒店这个行业是“24小时候命”。
 
  12月14日,年仅28岁、在深圳八方连锁酒店任销售经理的李同平,离开了这个世界。三天前,他刚刚拿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三天后,李同平在开车途中猝死。几位与他相识的朋友认为,李同平的猝死可能跟工作性质有关。12月14日,即事发当天的上午,李同平与朋友米先生一起去见了客户。当时米先生并未觉察出李同平有任何异常。
 
  特别是在个人信息保护尚未专门立法的前提下,缺少充分的制度设计与法律依据,很有可能导致针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划行而治”,导致法律依据分散、监管执法尺度紊乱、保护实务多门,落入“九龙治水”的窠臼。毕竟,公民信息泄露涉及的行业广泛,电子商务只是其中一个行业,此外,还有金融、电信、教育、社保、航空、铁路等众多行业。与这些行业相关的法律在立法或者修法时写入公民信息保护的规定,固然可行,但行业立法不能也不可能越俎代庖,去解决针对所有个人信息保护的共性问题、通行准则,行业立法需要做的只是针对行业的特殊性,在遵循个人信息保护普遍规则、制度设计下,打上具有个性的“小补丁”。
 
  所以,尽管当前涉及公民个人信息泄露、交易的乱象丛生,给社会秩序带来了很大冲击,将其纳入法治的范畴尤为急迫,但立法终究是一件严肃而严谨的事,不宜头疼医头、脚痛医脚,还应着眼全局、通盘考虑。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立法是必由之路,当前真正需要的还是一部个人信息保护的专门法,加快该法的立法进程更值得期待。并且,实践也证明,把行政监管与执法的权力集中到一个部门,比“划行而治”更节约行政资源、更富有治理效率。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分组审议了电子商务法草案,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加大对消费者个人信息保护的力度,还有的建议将快递物流纳入消费者信息保护主体。针对个人信息保护问题,草案专设一节规定电子商务经营主体要建立制度提升信息手段,防止信息泄漏、丢失、毁损,确保电子商务数据信息安全(12月26日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