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电脑主机 >

纽约倒影是北京

  北京西索科电脑销售有限公司多年的留学生活让我逐渐习惯了像候鸟一样的“迁徙”——每年的5月底回北京,3个月后便再次踏上异国求学的路。杨先生:我是在闲鱼逛二手器材的时候看到他们这个消息,比较便宜,可能就这样被诱惑了,然后在微信加了他为好友,了解了一下,他说可以买。刚开始我也比较质疑,怎么这么便宜,能买到市值两三万的东西。他说有他们的渠道,我不用管。他说的时候我都没有相信,毕竟那么贵的东西,不可能几千块钱买得到。他说要不然让我北京的朋友来实体店来看一下。
        那天正好是2012年的感恩节,我乘着巴士在悠长的隧道中穿行,向着纽约缓缓驶去。傍晚8点钟,列车终于驶进了纽约。我激动得几乎把脸都贴到车窗上。此时正值寒冬时节,车窗上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汽。透过车窗,我仿佛看到了纽约整个城市的轮廓。那一盏盏像烟花一般绚烂的华灯,把夜空照得明晃晃,扣人心弦。那一刻,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怦然心动,也突然有了一个模糊的憧憬,想要有一天能够在此长久停泊。可我明明已经在美国读了4年书啊,为什么初次来到纽约时,依旧快乐得像个小孩子呢?
 
   我多年来一直在海外求学和工作,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过北京4月的和风微煦、桃花盛开以及10月的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所以,不管是几个月也好,几年也罢,我只想回到故乡的怀抱中,安静地歇一歇。16岁的时候,我便只身一人从北京去洛杉矶读高中,那时的我天真而又鲁莽。两年的高中时光很快就过去了,但美国西部特有的热情与狷狂却深深地印刻在了我的记忆里。18岁的时候,我横跨整个美国来到了马里兰大学,过着课堂、食堂与图书馆三点一线的大学生活。
 
  大学毕业后不久,我便在华盛顿找到了第一份工作。但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让我无所适从。我仿佛渐渐地迷失在了闲散与安逸中。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就在我内心呐喊的那一刻,我想起了北京。于是我决定辞职回北京歇一歇。在回到北京的9个月里,我与家人共同欢度了春节,也依旧像孩提时一般,对父母的红包欲拒还迎;还常在4月份的早晨去朝阳公园放风筝,感受雾霾散去后晴空万里的北京。
 
  在回北京前,我曾向纽约的5所学校投递研究生申请。某天晚上,我坐地铁回家的时候,在邮件中发现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发来的录取通知书。这让我想起了曾经的怦然心动。可是那一刻,我却犹豫了。我曾经横跨过了整个美国,也走过了四大洲,然而我的心却从未离开过北京。我清楚地知道,不管我去过哪里,总有一天依旧会回到北京。
 
  然而今年9月,我还是决定再次离开北京,踏上异乡留学的路。此次留学纽约,也算是圆了当年的一个小小的梦想。我沿着当年陶行知走过的道路来到了哥伦比亚大学。7年的留学生涯早已让我把美国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可是我也非常清楚地记得自己回家的路。